老文鉴赏《蒋步星:感谢数学》

发布时间:2017-03-21 分类:公司动态 Tag:,

《感谢数学》是蒋步星写于2004年年底的老文章,在悼念数学大师陈省身的同时,字里行间表达了蒋步星对数学的情怀,解释了数学功底对其公司产品的巨大意义,感谢数学成就了润乾软件

十二年过去了,回顾润乾的产品发展和理论创新,数学一直对其有着深远的意义。引用蒋步星的原话:”十几年前颠覆报表模型,现在我们要颠覆关系代数,全靠数学!”

接下来,一起了解作者本人,并重温《感谢数学》那篇经典文章。

jiabuxing

蒋步星(润乾软件创始人)

清华大学计算机硕士,著有《非线性报表模型原理》等1989年中国首个国际奥林匹克数学竞赛团体冠军成员,个人金牌。2000年创立润乾公司,首次在润乾报表中提出非线性报表模型,完美解决了中国式复杂报表制表难题,目前该模型已经成为报表行业的标准。2008年开始研发不依赖关系型数据的计算引擎,历经多个版本后,于2014年集算器正式发布。有效地提高了复杂结构化大数据计算的开发速度和运算效率。2016年荣获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评选的“2016年中国软件和信息服务业 • 十大领军人物”。2017年将带领润乾软件朝着拥有自主产权的非关系型强计算数据库仓库、云数据库等产品迈进。

=================正文从这里开始=================

感谢数学

籍以此短文纪念数学大师陈省身教授

12月4日周末,上网,惊悉陈先生仙去的消息,感叹不已。

我与陈省身教授

事实上,我与陈先生只有一面之交,并无师生之缘。陈先生搞的微分几何领域与我现在做的商业智能软件也几乎毫不相关。但是,数学却与我有着太多的关联,可以说已深入我的血液骨髓,虽不做数学,却仍习惯于关心数学,总觉得陈先生的故去在我生命中要算一件大事了。陈省身这个名字,对于我等而言,几乎算是数学的同义词了。

我知道陈先生已经有20多年的时间了,那时还在读中学,非常痴迷数学,也就很早知道陈省身的大名了,而且知道他搞的领域叫微分几何,有个概念叫陈示性类(Chern-class),当时不懂,现在依然不懂。此时我身后的书架上仍有先生在北京大学的微分几何讲义,书已买了十多年,保管得很好,不过,内容仍然是不懂的。

高中后半期因为搞数学竞赛来到北京读教委办的理科实验班。88年10月,刚过全国联赛,班上组织去南开拜见陈先生。当时少年轻狂,刚考完数学又去报考物理竞赛,日期冲突,竟毫不犹豫地选择去参赛而放弃见他老人家的机会,结果也是名落孙山。后来同学们带回与陈先生的合影,十六年了,照片我始终珍藏,可惜其上没有我,可谓一大憾事。

等我见到陈先生时已是大学二年级,而且也只有这么一次机会。那时我正在清华读书,先生来北京,数学所搞了个座谈会,把我们这些曾经或现在搞过一些数学的年轻人叫去参加。当时觉得他耳朵很大,按中国人的说法算是很有福相了,而先生今日93岁高龄而殁,也算是善终,应无大憾了。先生很是健谈,也很风趣,半点架子也没有。谈的内容都不大记得了,只记得他说过要淡泊名利的话,说他在哈佛有个学生后来搞软件的很有钱,美元以billion计,却又不知钱用来作什么,感觉很象是说Bill Gates。

这一下,又过了十余年了,虽在大学中仍然念了不少数学课,但毕竟不算行里的人了,对先生也只有神往了,今日忽闻此信,又觉岁月蹉跎。

数学让我终身受益

我在大学念的是计算机系。我所在的理论班算个另类,没有去读高等数学,而是去和数学系一起去啃莫斯科大学数学力学系的数学分析,加上中学搞数学竞赛时的近两年时间,我大约接受了四五年的正规数学训练,这些使我终生受益。这些数学能力,不仅在读书时帮助我很好地理解各种计算机原理并能举一反三,直到现在仍在我的工作中发挥着巨大的作用。

数学使我受益的主要有两个方面,一是严格,二是抽象。我不会轻易地相信自己的直觉,无论直觉感觉是多么合理也一定要有严格地证明才能认定结论是正确的,而一旦从理论上证明过的东西,就不再怀疑,无论直觉感觉是多么不合理也可以接受;抽象则是贯穿于我的工作的任何环节的,我习惯于从问题的表面追溯其本质,从众多看似杂乱无章的东西中寻找出其共同的规律,从而发现一致的美,然后再充分利用总结出来的理论去指挥其它的工作。

数学与润乾

淡泊名利说起来容易,可做起来好难,他老人家做到了,我却做不到,名还好说,利却总也放不下,于是毕业没多久,就开始搞企业了。

我们公司现在主要从事商业智能软件,目前主要产品是报表和查询工具。这个领域国内外的同行众多,特别是国外的巨头们非常强大,我们作为一个没有任何背景的小公司,能够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迄今也还没倒,在与国外产品正面竞争中居然赢多输少,击败国外产品靠品质而非价格和政府扶持。这一切,是数学造就而成的。

国外竞争者比我们多做了十多年的时间,投入也远远超过我们,从产品的精细程度和技术的完备性上都远胜于我们。如果单从这些方面去比,我们是永无胜机的。但是,这些产品采用的理论模型都是70年代末期数据库之父Codd教授发明的,已经三十多年了,基本上没什么变动。这些理论,已经不能很好地满足现代商业智能的需求了。

而我们不同,我们有自己发明的理论!

为了制作更好的报表软件,我们研究了千余张中国报表,从中发现规律,提出自己的数学模型,发明新的概念,比较彻底地解决了中国报表的多源、分片、格间运算等问题。而基于这些理论开发出来的产品,在工作效率上比国外产品提高了近一个数量级!

完成这些工作都不仅要有丰富的经验(这种经验竞争者一般也都有甚至更多),更重要的是要有优秀的抽象能力。我想这份能力得益于我本人那些年的近乎残酷的数学训练,而公司还有一位产品的主要设计者毕业于北京大学数学系,同样受到过这种正规严格的数学训练。

我们的另一个查询工具产品仍然是这样,没有去简单追随业界时髦的OLAP理论(还是Codd教授发明的,非常有用),同样另辟蹊径发明自己的理论,很大程度上解决了多表查询的难题,大大降低了商业智能的应用门槛。这个产品中更是直接运用了代数学中的矩阵运算和群论概念。

可以说,是数学成就了我们的企业。

数学与民族

还有一件与数学有点关系的事影响到我的终生。我有唯一的一次出国经历,是1989年去西德参加第30届IMO,那次是中国队头一次得到团体第一名。在这个愉快的辉煌背后却发生了令人不悦的事情,我们有两次被误认为日本人!在赛场上我们成绩出色还能受到大家的尊敬,可赛场外就不是那么回事了。国家的贫弱竟会有这么直接的后果,所以有人说出了国才会知道爱国。

本来在中学很少想这些国家民族的事,可这件事和其后的一些相关的事,使我在大学毕业后成为了一个民族主义者。不出国留学,虽然我有牌牌出去挺容易的;不去外企工作,本人品学尚优去那种地方也不难;特别地,不买日货,已经有十四年了。

我们共同努力,中国定会成为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

感谢数学

数学使我能够更深刻地感受宇宙和谐之美,我将终生感谢数学!

愿陈先生安息!也愿中国早日成为数学大国,以慰先生在天之灵

=================END=================

陈省身简介

cxs

陈省身,1911年10月28日生于浙江嘉兴秀水县,美籍华裔数学大师、20世纪最伟大的几何学家之一, 生前曾长期任教于美国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1960年起)、芝加哥大学(1949-1960年),并在伯克利建立了美国国家数学科学研究所(MSRI)。为了纪念陈省身的卓越贡献,国际数学联盟(IMU)还特别设立了“陈省身奖(Chern Medal)”(国际数学界最高级别的终身成就奖)。

1926年,陈省身进入南开大学数学系。1934年夏,他毕业于清华大学研究院,获硕士学位,成为中国自己培养的第一名数学研究生。1943年发表《闭黎曼流形的高斯-博内公式的一个简单内蕴证明》《Hermitian流形的示性类》。1963年至1964年,陈省身担任美国数学会副主席。1995年陈省身当选为首批中国科学院外籍院士。1999年被聘为嘉兴学院首任名誉院长。

陈省身晚年致力于推进中国数学的发展,在母校天津南开大学创立了陈省身数学研究所,并于2002年促成了四年一度的国际数学家大会(ICM)在中国北京召开(系首次在发展中国家召开)。

2004年12月3日19时14分,陈省身在天津医科大学总医院逝世,享年93岁